待陌上花開時

这里陌花,全职主食叶王叶,叶all、all喻。
粮食Tag:蔺苏,忘羡,花邪,神亚,御泽。
CP杂食无差,会看逆cp对家,烦自行避雷。
繁体字注意(文章会转换,回覆則不固定)
以上ヾ(´・ω・`)ノ

[ 百日王喻 ][ Day 75] 不说

*全职高手同人,王杰希x喻文州

*校园架空设定,各种私设注意


小心翼翼地拨开叶子从树丛中钻出来,发出的声响不小心打扰了原本在石砖走道上安逸散步的鸽子。熟悉的校舍样貌映入眼帘,喻文州眯了眯眼打探周围,一切看来与四年前无异。


稍早在喻文州吃早点时,从报上得知高中母校与另一校合并而须搬迁校区的消息,原本的校地在近几个周内就会拆除,据说是什么复杂的土地产权问题导致这结果。恰好手头上也没什么要紧事,吃完直接到车站买了车票,算是对学校表以些心意。


说来奇怪,当在学校被课业压力追着跑时总是迫不及待能逃离,而当真的离开学校,却又是无比怀念,叹当时的自己不懂得珍惜。


喻文州在高中时期曾经是学生会长,副会长的职务则是由黄少天担任。当时恰巧学生会成员内都没有女孩子,被戏称是和尚庙,不过据说学生会后援会倒是历年来最疯狂的一届。


拍了拍身上叶子,喻文州往充满最多回忆的社团大楼走。想起以前有次走这条小路正好被黄少天瞧见,让黄少天愣了半响说不出话,等他恢复思考便嚷着要去找教坏自家会长的人理论。


喻文州当然不会让他去真人pk,只是笑笑地没有回应。要是让黄少天知道是堂堂议会长--王杰希带自己走这条路的,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少轩然大波。


学生议会负责监督学生会,等于是个专门与学生会打对盘的组织,两派人马不合的传言满山遍野,一届届留传下的奇闻异事都可以叠的跟大门铜像一样高。而其中又以王杰希与喻文州这届吵得最凶,每次开会总是双方僵持不下,结束时早远远超出原本预定的时间,创下纪录。


然而看似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其实私底下交情不错,不过这件事没多少人知道就是。学生会与学生议会的办公室是相对门并且相通的,内部中间有个U字型的走道相连,是厕所在的地方。然而两会恩怨多年,岂肯让两间办公室相通呢,早在好几届前两方人马就自己用椅子、柜子砌了墙阻断道路。


学生议会主要成员是音乐班的,有激进分子看准两间相通这点,趁议长不在的时候故意在办公室不带弱音器就练习乐器对隔壁发动攻击。学生会也不是省油的灯,主修艺术发挥本科生的力量,由副会长带头写个黄氏草书万言陈情表揉成纸球就扔了过去,还带实际版人声朗诵。


两边吵得激烈,此时两个会长却是相安无事在对面栋比较上层的空教室区安逸休憩着。社团办公室有一层楼是空的,可以自行去向学生会借来使用,那是以前音乐班的旧教室,有几间还留着钢琴,因为音乐班所用的琴房不外借,所以对于非科生却想练习的人来说是个好地方。


「好像又吵起来了。」


「说的一派轻松,不去阻止吗?」


「是你们小别先开战的,有听到小号的声音。」


「那从窗户垂降下来的那个卷轴总是你们家的杰作吧。」


喻文州刻意夸张地长叹一口气,摆摆手缩回画架后面继续作画。


「唉说不过杰希爸爸呢--」


他主修油画,不好在宿舍里创作,而教室人又多,在知道有这层空教室可以自由使用后,便常来这里,像是多了间专属的工作室。

有时候他会找王杰希一起来练习,喻文州是属于画图必须要有音乐派的,有王杰希在他就不用烦恼应该要放什么音乐好,还可以点歌。虽然这里的钢琴不像琴房里的会定期调音,可能音色有偏,但其实喻文州分不太出来,就如同王杰希分不出油画分别需要的亚麻仁油跟松节油有什么差别。


一开始先打上靛色近黑的底色,再慢慢勾勒出主要物件位置,一层层加亮后可以瞧见画面中央是仰视角一人在弹奏钢琴,周围偏深色的背景让他仿佛在海底世界般,向上的泡沫化作音符交融。


虽然画中人物不大但是明显的有双大小眼,喻文州表示只是个小小的意外,但王杰希本人表示根本是对方的恶趣味,最初草稿明明是侧面看过去在弹奏的角度,为了让双眼都可以画出来才故意改了这么一个困难的角度。


「画好了?」


王杰希停下原本灵巧舞动在黑白键之间的双手,侧头探出钢琴往喻文州的方向一看。因为通常喻文州作画时相当专注,只有完成图时或是遇到瓶颈起来走动拉远点距离看画时才会回应语句。


「还没。」


又过了一会,注意到好像有目光位置一直聚在自己这边,王杰希有些无奈地开口。


「一直看着人怎么画……」


「唉,被发现了。」


喻文州将画笔放进洗笔壶,脱下被颜料染上五颜六色的工作服,往钢琴边走去。


「那不如让我更靠近点观察?」


「你哪次让人有拒绝余地了?」


王杰希身子往旁边挪些,空出位置给对方。


「谢啦。」


到王杰希演奏完整首曲子时,喻文州已经靠在他身上睡着了。他初起很不习惯,又怕吵到喻文州。


后来发现不论他弹什么,喻文州都有办法睡着。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蛮厉害的…… 他曾经问过怎么不去桌上睡,得到睡在这里比较安心的答案。


距离回教室上课还有些时间,王杰希想着让对方再多睡会,便不动位置,默默阅读乐谱。


「杰希,……」


他应了声,对方没有继续说下去,后面都成了模糊的句子,了解到原来是梦话。他轻轻抚过对方头发,微微一笑。


那是喻文州高中生活里最开心的一年,忙碌却又是充实无比。


想想两人从一开始没有交集,仅是耳闻过姓名,到因为学会与议会事务开始知道彼此存在,正式接手管理位置后有最多接触,短短一年已经习惯有彼此的校园生活。而当放下职务后紧接要面临最后一年的高考难关。


刚入学时觉得时间过得缓慢无比,但当回过神时间就像从指缝流下的沙,抓也抓不住。


一直到毕业两人都没跨过超越朋友的那步,深怕一有动作便失去原有平衡连一般的相处都做不到了。


毕竟他连王杰希到底有没有这个意思都不确定。


后来大学喻文州考到G市的学校,而王杰希到了B市,几乎是南北分隔,大学时期也只有同学会再见过面。他们在通讯软体上还是保持交流,但在截然不同的生活环境下,谁能把握仍保持当初的心情呢。


或许是因为故地重游特别有感触,突然间那个迟了四年的问题又被推到自己眼前。

都过这么久了,想想还真傻,挺不像自己的作风。


就当是突然的一股冲劲吧,喻文州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那熟悉却许久未曾通话的号码。


「最近还好吗?」


有些话超过有效时限的当下说出口便全然失去意义。


幸好,好像还不迟。


--



就只是个迟迟没有开口告白的故事。



以星座论,水瓶真是在不确定对方喜欢自己前,宁可什么都不说的别扭一族啊。



第一次参与百日活动我好方,

只好来卖朋友排遣紧张(。


我:大眼跟文州如果一个学琴一个学画谁适合谁啊?


友:大眼学琴吧,文州的手……(略)


我:可是学琴又不是只有手速!


友:没阿可是不是手速问题还有很多其他@#$︿%#%︿



于是最后是妥协了


(Fish在你后面他很火)



想想我打从一开始就错了我不该问一个眼厨这种问题(。



非本科生若科目专业有误还请见谅阿Q口Q



话说友人建议我副标可以写文州的少年时代2333

一个个都损成这样行吗XD


评论(8)
热度(27)

© 待陌上花開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