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陌上花開時

这里陌花,全职主食叶王叶,叶all、all喻。
粮食Tag:蔺苏,忘羡,花邪,神亚,御泽。
CP杂食无差,会看逆cp对家,烦自行避雷。
繁体字注意(文章会转换,回覆則不固定)
以上ヾ(´・ω・`)ノ

【周喻】少年游(上)


✦篇名出自3/25每日周喻题目。对,我时间过的跟人家不一样(。

(白话:拖延症发作迟到)

✦全职高手同人:周泽楷x喻文州

✦应该是古风,可我写起来有够白话,国文都还老师了(宝宝心里苦.jpg)

✦有自创角、私设,雷者慎



十年前的今天也一样下着雨。


季节已是春末,天气仍未稳定,几日闷热如盛夏,紧接着却是阴雨绵绵。今早便是如此,天色灰蒙蒙的,随时可能下雨的样子。


午后开始落下雨珠,起初只是毛毛细雨,不一会大雨倾盆,树梢上繁盛的桃红色花瓣纷纷随着雨水而落,呈现一片狼藉,原本外出赏花的兴致,顿时消散的一点不剩。


喻文州看着身旁为自己撑伞的周泽楷,担忧因雨势沾湿衣裳,贴心地在持伞时,刻意将伞面倾向一边,而弄得自身大半全湿的举动。他有些无奈又好气,明明要对方不用特意顾忌自己的,这什么脾气,怎么就是说不动呢。


他主动勾起对方的手,好让两人之间距离近点,尽量都在雨伞的遮荫面下。


「小周,先回去吧。反正不急。」



──和十年前那时不同,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被唤作小周的周泽楷是喻文州的徒弟,不过虽说是徒弟但其实两人年纪并没有相差太多,说起来两人更像兄弟些。

喻文州的师傅某天留下字条便去浪迹天涯,此后从无音讯,又无其他徒儿,所以他年纪轻轻就接下师父留下的书院,在村里担任教书先生一职。


当初喻文州捡到周泽楷时,对方才差不多到他胸口高度,没过多久却已超过自己身高。让喻文州不禁有点感叹,不过看着对方长大的同时也是相当有成就感,似乎能理解为人父母的心情。


送走上午课程的学生后,喻文州走进书房打算检查周泽楷读书进度。只见平日认真不贪玩的周泽楷,不是在固定的位置上练习书法字,而是趴在窗边,对着外头天空发楞,纳闷的喻文州开口喊了声。

周泽楷看得出神,没发现师傅已经在自己身后,偷懒被抓个正着,低下头道歉,将早上交代的习字作业已完成部分递给喻文州。


「怎么了,想出去?」

「……不是。」


「那是觉得这里无聊?」


「没有!」


周泽楷慌张地摇摇头,深怕师傅误会自己嫌练习无趣,语气与动作稍微激动些。


他与村里另一个来这里学习的黄少天截然不同,说话字量形成强烈对比,周泽楷话不多,情绪波动也比较不明显,尽管喻文州能懂周泽楷大部分的话语,可有时连喻文州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不说了,吃饭。小翠姑娘还在外面等着呢。」


小翠是住在附近卖菜人家的长女,有时来接弟弟下课,会帮忙带个饭盒给书院里的两人。平时的伙食是师徒两人合伙打理,烹饪是喻文州少数的短处之一,所以主要是由周泽楷负责,两人能做出的菜色有限,不过温饱足以。


三人在饭厅里一同用餐,看似一切与往日无异。不同的是,离席前小翠赠给喻文州一条淡蓝色手巾,上头绣有简单的花鸟图样,说是最近在练习针线活,若是老师不嫌弃,希望可以收下。


周泽楷看着姑娘笑得开怀的神情,心里莫名有些异样,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种情绪。


他想起之前打水时,曾听见几位河边洗衣妇人在聊师傅的事。称赞喻文州礼貌气质,虽然在喻文州之前的老师不太负责,但还好有收喻文州这个徒弟。年轻又饱读诗书,要是女儿找个像喻先生这样的人嫁了多好。



「小周怎么了?」


喻文州到门口目送姑娘离开后,回到饭堂里只见周泽楷想事情想得出神,用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果然有点奇怪呢?从方才的神游到早先时候的翘掉的作业练习。


「没什么……我补练字!」


周泽楷慌乱的逃离现场,不想让喻文州看见自己握得发红且掐出指痕的手。


想习字平复心情,可当他回过神仔细查看自己都写了什么,在宣纸上的却是一遍又一遍的喻文州。



-----


本想一发完结的,可我再不发大概要拖到四月了(躺)

就先这样吧 _(:3 」∠ )_

评论(4)
热度(5)

© 待陌上花開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