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陌上花開時

这里陌花,全职主食叶王叶,叶all、all喻。
粮食Tag:蔺苏,忘羡,花邪,神亚,御泽。
CP杂食无差,会看逆cp对家,烦自行避雷。
繁体字注意(文章会转换,回覆則不固定)
以上ヾ(´・ω・`)ノ

【叶王】生命有一种绝对

差点赶不上粉证都准备要撕了……


♘ 全职高手同人,叶修x王杰希

♘ 间谍paro/部分设定借用Joker game(对,我最近在看(。

♘ 篇名没梗所以就随手用了BGM清单里的歌名


抬头望向天空,万里无云,天蓝的似乎有些刺眼,载着墨镜的黑发男子不疾不徐地从艳阳的肆虐下走到遮荫处,进车站大厅躲避酷暑。

他查看手表确定火车进站还有些时间,男子点燃手中的烟,吞吐云雾,银色的打火机上刻有不明显的英文字样。拿出车票先放到西装暗袋,顺便检查行李有无遗漏在饭店。虽然以他职业身分来说是不会犯掉东西这种小错误的,但凡事总有个万一,小心一点为上策。

一伸手进公事包就摸到他为那人特地准备的礼物,用淡绿色小盒子包装,约莫手掌大小。他不禁莞尔,想像到时那人收到礼物的神情。大概会板着脸叨念自己出任务时还分心去挑礼物有辱专业。

在书报摊买了份报纸打发时间,看看在执行任务期间有无发生什么大新闻。

突然有人拉住他的大衣衣角,是车站里常见到兜售饼干的小孩,有些比较有组织的,还会趁旅客注意被吸引,同伙伺机摸走钱包。心情好加上有些敌不过小孩子泪眼汪汪攻势,且想起年少时离家出走时也曾在车站混过日子,于是买了几包,还多给了一些钱作为小费。

看着小孩雀跃离开的背影微微一笑,戴上帽子调整下帽缘,算准时间差不多该去候车,往月台迈步,移动其中小心地注意四周,确保自己并未被人盯上,跟踪在身后。

到达月台后忍不住又抽了根烟,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涌上心头,依他多年任务经验,身体直觉本能告诉自己现场气氛不对。脑内思绪一团混乱翻搅着,搭配远方已可听见火车进站鸣笛的声音,是从哪里就出现了问题?


难怪有这么一说,绝不能在做任务时想着「把这次任务当作最后一次」做完就收手呢。


爆炸声响起。


外头大雨滂沱,加上雷声交加不断,宛如司令官此时的内心写照。他面色凝重看着下属传回来的最新报告--代号Y,叶秋,执行任务返回期间,死于稍早一起车站爆炸案。

叶秋机关内年资长,任务成功率也是最高的,据说尚未有失手过的纪录,扣除脸T和讲话损了些,是个值得尊敬的前辈,甚至有传言现职司令官之后属意他接任。

爆炸现场一片焦黑,连可辨认身分的物品都没剩多少。讽刺的是符合受训守则中不可轻易死亡让身体留下证据,无论如何都要尽可能将情报带回。

警方只能依买票纪录查到名单联络家属,当然,不是本名而是出任务时用的那个身分。

「任务暂缓,叶秋过世了,J,麻烦你去现场确认。」

「悉听尊便。」

从入机关受训以来,他们就抛弃了真名与过去,何况是微不足道,身为间谍不该存在的情感。



J接下指令后离开,阖上房门后,原本板起的脸孔稍微放松。霎时间所有消息窜入脑内,过大的信息量让头有些晕眩,他揉揉太阳穴。再怎么厉害的高手总是有失误的时候,可总觉得这事有蹊跷。

「抱歉。」

在走廊上与人擦肩而过不小心撞着同僚喻文州,代号 W。喻文州这个人总是笑笑的,J其实不大知道怎么和他相处,总觉得对方仿佛能笑得你心里发寒。他是机关内前几把交椅,不过不常自己出任务,是以双人组的形式出动。

「没事。能让杰希你这么失常的,也只有那位了吧。」

喻文州喊的是J的名字,王杰希。他没有直接答覆,闭上双眼沉默半晌,便与喻文州告辞。从先前相处的许多细节喻文州看出叶秋对于王杰希意义非凡,但也不好随意臆测他人,且清楚不能透露出关于任务内容的规矩,不怪对方没有回应。


车站在事件过后已经面目全非,天气如事发当日一样是晴空万里,周围商家躲避风头暂时歇业,在附近的只剩下警方及家属人员,昔日热闹的市中心区域,顿时仿若空城。

王杰希低下头,闭上双眼思索,试着让自己去揣摩当时叶秋行动模式与心境。

以那个人性子不会想被大太阳荼毒,

所以应该会提早进入车站,靠着墙抽根烟,

然后中间发生了什么,让他分心……

他努力想从现场的断垣残壁中,复原出那天车站的情况,总觉得哪里有种异样的违和感。


在现场警员的带领下,王杰希以叶秋出任务化名下的乡下亲戚身份到现场确认与指认物品,虽以爆炸规模来说,人是不可能找回来了。

警方把现场散落的旅客随身物品集中到一处,他从其中找到叶秋的打火机及一只怀表,表面破了大半,指针停在事件发生时,与他的主人一样停下时间的流动。

「请节哀。」

员警拿起帽子向J致上哀悼之意便匆匆离去面见下一位家属。 J抽了口气,抹掉眼角泪珠。几乎已经超出演戏的程度,是发自内心想大哭一场。

「谢谢关心,我会的。」

随后转身,头也不回离开。



一周后机关以叶秋出任务时用的化名身分为其下葬。偌大的棺木里仅放了一袭黑西装,上面置了盒烟。王杰希更换面容伪装,以对方在国外留学时的同学身分来参加。现场扣除他,只有一名同僚Z,Z素来沉默寡言,枪法在组织里可以说是一等一,与叶秋有得一拼。

在收过致意的花束之际,Z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扣住王杰希手腕,拉进两人距离,用鲜花的角度巧妙地遮掩,不让旁人看到他们对话的嘴型,他在王杰希的耳畔低语句:「小心。」

从事件发生最初就知不单纯,何况连同僚都叮嘱自己该小心,代表组织内部脱离不了关系。

「谢了。」


回去的车程漫长,加上各种复杂的情绪交叠翻腾,仿佛一刻钟都被拉得像一小时那么久。

王杰希想起第一次和叶秋碰面的情况。第一次出任务的他有些过于年轻气盛,太过自负,目标是顺利达成了,可不如任务对象的老奸巨猾,在离开时差点被拉着同归于尽。


「实力不错,多练练应该可达到哥的一半水准。」

叶秋顺手把人救下,一边慵懒的吸烟边作出评价。他注意王杰希已有段时日,最早是从受训时,便被对方气质所吸引,知道这人日后大有可为。

「呦,我救了你,还不跟前辈道谢?」

见人没要搭理他的意思,叶秋又开口调侃了句。从王杰希鄙视的神情显示完全不想跟所谓的救命恩人说话。而叶秋详端对方面容后,还擅自的给人取外号「大眼」,就是想逗逗这小伙子。

在那时起王杰希多了这么一个代号以外的称呼(虽本人不是那么乐意被如此叫唤),长时间下来也成种习惯。


从那之后他们关系稍微热络了起来。

王杰希闲来无事喜欢自己下厨,尤其是开发新菜单可是他的绝活,以前嘛没人愿意给他试吃,只好自己来,慢慢改良。可与叶秋搭上线后,对方老来自己这蹭饭。

「叶神,真亏你吃得下……」

喻文州看着对方盘中绿色的液体搭配多粒鲜红果实的料理万分感叹,不懂怎么有人敢给王杰希当白老鼠,而那人还吃的津津有味。

「看起来可怕了点,其实食物本身还不错的。文州你不试试?」

叶秋用叉子串起两个红色果子给喻文州,邀请他也尝尝。

「不了谢谢。」

「你不懂,这可是充满大眼爱的料理呀。」

「油嘴滑舌。」

掀起门帘从厨房探出头看餐桌上状况的王杰希回了句。


唉,谈什么爱呢。

机关内的训练让他们大多抿除个人情感,可人还是会依循本能寻求慰藉。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就只是满足生理需求。毕竟他们的身分也没办法像正常人好好谈恋爱。


「太不小心了。如果我就这么扣下扳机呢。」

「唔、你这人………」

王杰希身子被人从后面压制着,异物卡在后头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何况那是把随时可能走火的枪。

那人倒好,乐此不疲的用着枪管在人体内模仿交合般进进出出。

「那你求我拿出来?」

对方在人耳边悠柔柔地,有些戏谑的调侃,可以清楚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气息。

「明天有任务………」

「要我停手?」

话说同时还往人腰际拧了一把。

「行了,哪这么多废话。」

王杰希主动搂住他脖子并迎上一个热烈的吻。



从葬礼上王杰希一直感觉到有股视线紧迫盯着自己。可现场人多不好判断来意,于是等返程刻意挑人烟稀少的道路走,想使对方松懈而漏出破绽。

王杰希以最小的回避步伐,闪过对方的偷袭,但非要害处则刻意不躲,脸颊与四肢上被划破数道细微的血痕,露出慌张的神情。

敌人见眼前状况,不免有些心生狐疑,是否找错目标,以王杰希身手应该可以躲开所有攻击才是。可就是他发愣的这几秒,王杰希以相同之道还以其身,投射出小刀,令暗杀者无法动弹。他一把拉下对方遮掩面容的伪装,发现是张看过的面孔,在组织里见过几次。

「谁派你来的?」

暗杀者见失手于是想来个同归于尽,以钩锁勾住王杰希裤脚,绊倒人后点燃怀内暗藏的火药。

王杰希回避的快,只有脚受到的伤比较重,但人证物证就这么没了,事件调查又回到原点。

他又不可能知道对方的任务内容,可以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等等这么说起来……

脑海中闪过叶秋遗留的行李中的那只表的形貌。

王杰希从上衣口袋中将表取出,撬开背盖,果然有张用加密过的代码写着的纸条。虽才简单几字,王杰希已经大致明白事情原委--有人不希望叶秋上位。此事在正式公布以前,谁也说不准,可是叶秋毕竟是呼声最高的人选。

既然知道自己有危险,为什么不防?王杰希不懂,叶秋不像是会坐以待毙的人。

叶秋身手高强,即使对方不满也不可能直接找他单挑,于是挑人比较会疏忽的任务返程下手,这样不仅可除后患又可以借刀杀人, 赖到敌方任务组织帐上,不会让自己被怀疑。又或者,打从最初叶秋的行程就被泄漏出去了。


王杰希返回墓园,墓地选得不错颇有景致,是在一个可以看见海的山丘上。他抚着冰凉的石碑低头详思。风从陆地吹向大海,他眺望着海景,听脚步声追兵约莫十多人,在身子带伤的情况下,王杰希自己也没把握能撑多久。

他燃起素日里不常抽的烟,牌子还是那人爱抽的。


几次交手下来,毕竟敌众我寡,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离海崖边也是越来越近,快要无路可退。耳边可以听见清晰的潮汐拍打上岸的声音。


活着不能相见,那死后再相见也是不错的吧。

他想起那人的玩笑话,若我先走,定会在河边不肯过桥离去,直到与你相伴。王杰希不由得笑了出来,放松让身子自然往后倾,跳入那深不见底的海洋。


仅留下半燃的香烟轻烟袅袅。



战后二十年,战争时期的史料传闻不再是那么禁忌。

市面上不乏以此为题可歌可泣的小说创作,如战时恋人的分离、间谍之间在国家与爱选择的揪心情节。而在近期最有名的是一篇关于间谍机构的故事,还有考虑翻拍成电影。

故事叙述的相当写实,仿佛身历其境,不像是杜撰。引起部分政府机构关注。作者公开声明表示是听退役的军官长辈故事写下,其中多有杜撰,并无影射现实,更不是他本人亲身经验。

在电影的首映会上,作者第一次现身人前,举行影后座谈及签书。作者留着中分短发,笑起来很好看。令大部分人意外的是他看起来还满年轻的,原本书评人都猜测本尊是位实际当过兵白发苍苍的老爷爷。

「您好,感谢来参加今日的见面会。署名要写给谁呢?」

「都主动发邀请卡给人了还问呢?」

「礼貌上问问啰。」

作者抬起头对着面前的读者笑了笑,在书上落款下英文J的字样。


收起书册,男子整理好自己衣容,调好帽子。走出签书会现场,与迎面而来的路人擦身而过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他转过身,可对方已经了无踪迹。失落之际,发现自己口袋里被放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一组姓名与电话。


他好像可以想见那人的笑容。


我们已经错过前半生的岁月,尔后我将用余生陪你。


---

王杰希生日快乐! ! ! ! !

你是叶修眼里最闪耀的星

毕竟是生日,最后还是牵强的凹回HE了,逻辑什么的就算了吧(。

如果ice本子窗了 可能就拿这篇当无料吧 > <(诚意呢)


评论
热度(22)

© 待陌上花開時 | Powered by LOFTER